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国际 >

《国民大生活》朱孝天:演过气明星融入切身经

2017-10-20 00:00   ⁄   国际   ⁄  

  正在浙江卫视[微博]热播的《国民大生活》中,朱孝天[微博]扮演的男二号淳于秋,是一位过气的大明星。剧情对应现在,无论对于朱孝天个人还是当年花痴过《流星花园》的剧迷来说,似乎都是一个扎心的写实。日前,《国民大生活》发布会后,信息时报[微博]记者专访了朱孝天。与西门对待爱情洒脱的态度一样,过气这件事在朱孝天的演艺人生里,也从没让他担心过。比起曾经那段被疯狂追捧的岁月,朱孝天也说自己更享受现在,因为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。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蔡慕嘉

  演过气明星

  融入了切身的经历

  之前《国民大生活》的发布会上,编剧王丽萍[微博]爆料,朱孝天为了饰演淳于秋这个角色特意增肥。说者无意,却让台下众人联想到近年来经常刷存在感的“朱孝天发福”话题,忍不住会心一笑。发布会后的专访,记者向朱孝天求证了增肥一事,但朱孝天笑说,“王老师夸张了”。事实是,因为剧中设定淳于秋是一个即将过气的男星,于是朱孝天主动提议,应该让这个人物看起来有点发福发肿的感觉,“也没有说刻意去增肥,就是说这个角色的设定,应该不是那么小鲜肉的状态。他是一个出道很多年的明星,就想贴近生活一点,(呈现)人到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样子。”朱孝天还透露,他一开始还不太想出演,不是因为角色形象问题,而是去年接到邀约的时候,自己才办完婚礼正准备蜜月,“因为刚结完婚,还是想先去享受一下二人世界,结果我老婆说王丽萍老师的戏应该要接。”

  演过不少偶像剧里的总裁、贵公子,该剧是朱孝天第一次出演明星。明星演明星,对他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,“像这样子的人物设定我觉得贴近现实,蛮有趣的”,“以前演的剧,不大会看到人物真实的挫折感,大部分事情都被处理得比较美好。这部剧里面其实有很多的不美好,(他)并不像外在看到的一种光鲜亮丽的感觉,这个角色在内心有一种心理上的挣扎。”因为本职就是明星,朱孝天也会跟导演提出一些自己对角色的看法建议,除了提议淳于秋的身材状态,他还会为角色增加了一些细节设计,“我在这个角色里,加了一些比较有趣的东西。淳于秋在剧里喜欢玩珠子,所以你们看到有人找我谈事情,我都在玩珠子,这是比较贴近现实的。”朱孝天说会尽量去回忆自己出道16年的经历,“跟切身的经历还是有类似的地方,会把一些回忆投射进去。”

  本色出演的难处在于出道时间久,很多事情于他来说已经是很普通平常的事,但为了演好戏中戏,他要把握这种心态的转变,“以我真实的生活来讲,每一天每一天都这么过,很多事情已经变成规律性的东西。比如说拍戏,再怎么开心或兴奋也好,也已经拍了十几年的戏,再做这个事情其实会缺少很多激情,但这部剧里还有戏中戏,能找到另外一种感觉。”

  专注增值

  从不担心过气,现在享受读书和做音乐

  一说到淳于秋是过气明星,许多观众会联想到朱孝天的个人经历,毕竟从人气来看,他确实不复当年。不过,当记者问及他现实生活中有没有过气的担忧?他却表示,“没有,从来没有过”,“我一直都很明白人是上上下下的,我家里大起大落过三次,就是我父亲曾经很有钱,一夜之间没有了,我妈妈也是很有钱的,一个晚上就没有,我也是靠自己从社会最底层一点点爬上来,我最早是在餐厅里打工洗碗,在宠物店给狗剃毛,然后进了这行,一点点做起来。所以我很明白有上就有下,不可能永远都在高峰,那也太累太辛苦了。”

  也许在外界看来,《流星花园》是朱孝天演艺事业最风光的时候,也是他“最好的时光”。不过和朱孝天聊起那些年,他却说,当时自己的实际心态是“苦闷多于享受”。走红的代价是没有自由的时间,“太痛苦了。那几年的时间,跑遍大江南北,但是大江南北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。回到家乡南京,虽然从小就听我爷爷形容南京风光多好,但是去到了也只能被关在房间里。当时就觉得很闷,我的人生根本无趣。”F4当年去香港演出,白天受限无法外出,朱孝天只能凌晨偷溜出去,“找我在香港的朋友,凌晨三四点把我接到茶餐厅去,坐在那边就觉得好开心。”

  在朱孝天看来,大家对他过多的关注有时反而会成为一种包袱,所以他更享受现在的生活,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他没有太多事业上的计划,相反,目前更想做的是读书和做音乐。2014年,朱孝天在微博晒出了自己的北京电影学院学生证。去年毕业后,如今他又在修读零售管理,“读书是一个缺憾,我出社会出得很早,15岁开始打工,17岁就正式入社会了。一直都没有时间念书,然后一直到27岁才高中毕业,还不是正式的高中同等学历,我一直觉得有缺憾。”人气不如以往让他开心的还有他终于能像普通人一样上下学,“你看我在北京上学,基本上进进出出学校,没有太多的问题。如果我上学还要面临被粉丝追踪的问题,我会觉得好烦。”

  除了读书,这两年他也想把更多精力专注于音乐上。今年初他宣布组建自己的乐队“启点乐队”,并担任乐队主唱。“我做音乐不是为了要吸引别人的目光,单纯就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件事情”,“以前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,会担心观众会不会接受。因为他们对我的印象是既定的,大家看我都‘哦,就是《流星花园》’。要打破这个东西,其实蛮难。我因为沉寂了很久,现在的人对我的一些既定印象没有了,就算有也比较淡了,在这种状况下,我感到另外一种自由。我可以做我自己喜欢的东西,不用去担心群众怎么看这件事情。不管我做什么音乐,只要这个东西是我喜欢的,我就不用顾虑到唱片公司、经纪公司、市场、歌迷等,只要我喜欢就可以做。”

  享受生活

  感谢有太太

  让生活变得“好玩”

  继吴建豪[微博]、周渝民[微博]之后,朱孝天去年也领证结婚,成为F4中的第三位“人夫”。从他和妻子韩雯雯[微博]的微博看来,享受生活是两人目前的共识,因此,说走就走的旅行经常成为他们的“日常”。每到特别纪念日或是两人都没有工作安排的时候,两人就都会来一次“小出走”。

  网上有句调侃两人旅行的话,“通常两人一起旅行,有一人负责定攻略定机票定住宿……另一个就负责当‘弱智’”。但朱孝天则说,一般他们的夫妻旅行,分工都比较均衡,“一般谁提议的地方就谁来定”。朱孝天微博晒过不少韩雯雯的旅行大片,自己的照片却寥寥,他爆料称,“她喜欢自拍,然后更爱拍我。不过我让她别发,不要太暴露我们的生活给别人,毕竟是我们两个自己的事情。”

  《流星花园》的西门形象深入人心,加之现实情史也丰富,让朱孝天早年一度给人留下“花花公子”的印象。去年他公布婚讯,许多人也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他想定下来。采访中,朱孝天多次提及太太都不吝赞美,估计就是原因之一吧,“我还蛮感谢她的,因为认识她以前,我对生活都有点厌倦了,总觉得什么事都千篇一律,很多事都不好玩了。但跟她一起,总觉得去到哪都那么好玩,因为她会让事情变得很好玩。”比如两人一起去夜市,朱孝天笑说自己大概早已去过“上百遍”,“她就还是保持好奇心,会说‘这个是什么我想试试看,那个是什么我想试试看’,这过程中你就觉得原来还是很有趣。”韩雯雯的活泼乐观正是朱孝天所缺少的,“我觉得我们是有互补。我是属于比较理智、稳重、成熟,我看事情的角度是比较多元化的。所以人家跟我说123的时候,其实对456是什么我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但是你跟她说123的时候,她会很期待456要干嘛,带动我很多情绪。”

  至今结婚一年有多,朱孝天也说自己有了变化,“顾虑会比较多,现在说话做事,包括自己外在的形象都会比较在意。因为要面对的不只是自己,还有她,还有她的家人。”

  《流星花园》至今过去16年,问及变化,朱孝天笑说,“变老了啊,22岁跟38岁,怎么会没有变化。头发变少了,到了某一个年纪,体力也没有像以前那么好。但是可能思考逻辑更成熟,都是有利有弊。”他说自己偶尔会怀念过去的时光,但这没有太大的意义,“当时的感觉你不可能再找回来。以前那个时候什么都敢,如果片场旁边是草地,我跟吴建豪两个就脱了衣服躺在草地上睡午觉。现在不大敢做这些事情,都会问‘休息车在哪儿啊’,如果到野外拍戏没地方换衣服,还会让工作人员帮我挡一下。”

  记者手记

  朱孝天的“最好时光”

  与朱孝天聊了半个小时之后,突然发现前段时间经常一句话“不念过去不畏将来”用在现在的他身上,正合适。原本以为发福、过气甚至是《流星花园》、F4,都可能是采访的雷区,但没想到问出来之后,朱孝天自己并不是那么在意,还侃侃而谈。F4时期毫无疑问是他至今事业的巅峰期,但他“最好的时光”却可能是现在,家庭幸福,不为生计所愁,不为名气所忧,有时间有精力有财力去追求自己喜欢、想做的事。

  F4是否能再聚一直是大家关注的一个话题,当采访最后问起他再聚首有无可能,他的回答或许会让粉丝有所失望,但却是大实话,“我们有试图要做这件事情,但是我觉得比较难,因为现在四个人的状态不一样,那就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子,因为以前大家都没有资源,只有凑在一起这一件事情可以做,但现在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在经营的事情了,你要他放下这些东西,要他全心去投入重组,我觉得很困难。比如说仔仔,叫他3个月不要回家,去巡演,肯定不行啊,他有女儿。”

(责编:得得)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