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录投稿

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2021,网络大神怎么立flag?
来源:四川作家网 | 虞婧  2021年01月21日08:35

他们是网络文学界大神级作者,写出过《仙剑奇侠传》《庆余年》《扶摇》这样脍炙人口的作品;他们也是普通人,和每个人一样要面对社会的变动,承担个体的责任。回望2020,有多少惊惶与痛心,就有多少温暖与力量。展望2021,他们再次出发,怀抱梦想,扬帆远航。

血红

●做好上海网络作协本职工作

●写好现实题材的小说

●感受山川灵气

2021年,想做的事情其实蛮多的。

首先呢,自己本职的网络文学创作是不能放松的,2020年6月新开的书,争取在2021年底能够写完,然后再开一本。还有两本现实题材的小说,要加紧采访人物,收集素材,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写好,相应的研讨、出版等等,也要及时地完成。2021年要振奋一下,多看几本经典著作,给脑袋充充电。

最后,如果外部条件允许的话,想去一些地方走走看看,如黄山、泰山、峨眉山等,吃吃乡土菜,最好能多住几天,多沾染一点山川仙灵之气。

管平潮

●珍惜眼前人,与自己和解

●完成约稿,开东方仙侠传奇新书

●做好浙江网络作协工作

2020年是个很特殊的年份。因为疫情,看到了一些生离死别,我的心灵也受到了冲击,有了新的感悟。

我曾经以为,有很多正碰到的人,正遇到的事,以后肯定还会有,还会有很多。因此我也没那么珍惜他们。但在2020年,我突然意识到,过往的很多人、很多事,今后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有了。过去的,真的就过去了。领悟到这一点,我更想珍惜当下,更珍惜眼前人。我也变得没那么焦虑,变得跟自己和解,不再逼自己那么狠了……

2021年,我计划在上半年,“雄浑饱满”地完结掉正在咪咕阅读连载的长篇仙侠《剑侠最少年》;同时完成一本出版社约稿的25万字仙侠传奇。争取在下半年,开启一个自己构思已久、传统文化色彩浓厚的东方仙侠传奇——现在书名已经想好了,这个书名让自己很兴奋,创作动力十足!

当然,作为浙江省作协副主席、网络作协副主席,我会为中国网络文学事业的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。我真心希望,自己能在2021年里,能做点许多年后回想起来,会感动到自己的事。我也希望,中国的网络文学事业,在2021年里,精品化创作成为潮流、主流,推出更多具备显著传播度、辨识度、美誉度的力作精品;同时我也期待,中国的网络作家能用文质兼美的作品为时代鼓劲!

烽火戏诸侯

●网络文学行业观察

●收官《剑来》,潜心创作

去年是整个网络文学行业极为特殊的一年。大量网文作品被影视游戏改编和动漫化,多如雨后春笋,占据了极大的市场份额和视野,甚至未来两三年内,可能还会继续保持上升态势,但不容忽视的是,网文作者当下正在创作的作品版权,哪怕是那些头部作品,市场价格反而都是在走下坡路,原因很简单,一来市场资本和几个大的平台方之前购买和囤积了大量网文IP,已经储量饱和;再者市场和观众、读者对网络文学作品文本内容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。

这种现象对网文作者而言,既是风险,更是机遇,因为随着市场和读者审美的越来越成熟,就会倒逼网络文学作品不断经典化,最后真正比拼的是一个文学创作者的积淀和内功,谁更能耐得住寂寞,谁能拿得出更有分量、更扎实的作品,谁就能够获得口碑和市场的双赢。

新的一年,我希望《剑来》这部已经写了三年半的仙侠小说顺利收官完本,并开始构思下一部作品的题材方向和世界观——希望自己最好的作品永远都是下一部。

2021年以及之后两三年内,对于每个网文作者来说,都会是一个并不轻松的阶段,但只要我们沉得下心,未来一定可期,我完全相信未来会出现几部现象级作品,这样的作品在订阅成绩、实体书销售、影视游戏、漫画动画、有声书广播剧等诸多环节,都可以有创新和收获,而作为这类现象级作品创造者的网文作者,自然就有可能会是下一个金庸、托尔金。

月关:

●集中精力,回归写作

●关注生活,陪伴家人

任何一个行业,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。网文的诞生和发展,伴随着互联网发展的日新月异,比如现在有许多年轻的朋友会关注短视频宣发,肯定也是也有一些成效的。就我自己而言,我还是比较相信只要内容足够好,现有的网络渠道也是够用的,可以避免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宣发,分散创作的精力。

2020年,我尝试了编剧工作,新的一年决定把主要精力重新放到写作本身。我相信,文字是某种根本性的东西,不会枯竭,经过挑战、回归、沉淀,会走得更加健康和长远。我自己也要回归本心,认真专注于创作,把自己最擅长、也最喜欢的事情尽量做到最好。

生活方面,经过这次疫情,每一个人都更加重视健康。在新的一年,我也会把工作和生活安排得更加协调,锻炼身体、增强体质,拿出一定时间陪伴家人。

猫腻

●不再写超长篇

●写“有劲儿”的故事

●祝愿作者朋友们注意身体,长久创作

去年八月份我写完了《大道朝天》,也宣布从此不再写几百万字的超长篇,用与朋友们开玩笑说的话——那就是退休了。

明明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,却差点忘了,就像去年这一年一样,明明发生了很多事情,却总是不容易记起来,可能是上半年疫情关在家里,下半年享受退休生活,被动或主动地懒散了一年,脑子生锈的缘故。新的一年争取早些休息痛快,重新开始磨刀,磨得锋利一些后开始写些比较有劲儿的故事,当然那些故事的篇幅肯定会比以前短很多。

接着应该会在以前作品的影视改编这部分花比较多的精神,再就是想去更多的地方逛逛,看看风景。对网络文学未来的发展,其实都半退休了,离一线不是很近,了解只会越来越少,祝一切都好吧,希望作者朋友们多注意身体,长久创作更快乐。

匪我思存

●做好总编剧工作,期待项目顺利开机

●写一部浪漫唯美的小说

今年的新计划是想写一部当代背景的小说,一段美好的爱情故事。当然前提是公司的几个电视剧项目都顺利开机。作为总编剧,其实到开机阶段,创作就真正完成了,余下都是导演和制作团队的创作,所以2021年上半年可能都在忙剧本。

下半年进入拍摄阶段后,我希望写一部浪漫唯美的小说。我已经三年没有写小说了,心里有无数的故事,有强烈的创作冲动。

意千重

●坚持健身,保持健康

●陪伴家人,建设好小家

●写好作品,推动家乡网络作协成立

2020年实在太过魔幻,大家都过得挺不容易的,回过头去看,这一年实在匆忙又漫长。2021年,虽有诸般不易,始终前有光明,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,国家社会向好向前离不开大家的共同努力,小小的我也准备了四个方面的计划。

一、关于健康:坚持健身,保持健康,多看书多交朋友,乐观积极,让自己随时充满旺盛的精神力和战斗力。

二、关于家庭:尽量多抽时间陪伴小朋友一起成长;多和孩子爸聊天喝茶,共同面对生活中的变化,把小家建设好。

三、关于写作:把才开的欢乐向新书《澹春山》写好写完,完成又一个不同风格的尝试;把《国色芳华》的简体再版稿、《画春光》的简体出版稿修改好,顺利交付出版方。

四、关于网文事业:希望能够尽自己的绵薄之力,推动云南省网络作家协会成立,发挥自己所长,为年轻作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;坚守原创,提高创作质量,坚持写好中国故事,展现时代风采,让网络文学继续发展壮大。

天下归元

●写新书,尝试新写法

●期待网文开拓新天地

2020年用了一半时间完成了“天定系列”的最后一部,给自己跨越十年的系列文写作,做了一个完美的收官。这十余年写作生涯非常充实。“四人系列”,总计千万字,从2011年写下第一个字开始,到2020年夏完成。

书中主人公和我自己,同样度过了十年时光。从青年到中年,从承诺开始到完结收梢。写的是故事,说的是坚持,做的是一直想做并从不曾放下的事。正如当初山河盛宴开文时说的那样:像日光从东至西,虹霓于雨后连接天地,桃花落了荷花盛开,四季时光无声递嬗。一切都是循序而来的完美天时。

经过大半年的休整、充电、存稿,2021年计划写一本新书。依旧是古文,架空,从文风到写法到人设,会有小小的颠覆,会在文中植入一些相对更深的理念碰撞。无关对错,不谈是非,人生总有更多的不得不为和不能不为,这是我想要表达的精髓。

在未来,想必写书还是占据人生主要部分吧。网文耕耘至今,我尚未乘风,做过大梦,梦中未收彩笔,尚留一怀写意与豪阔,愿继续书这人世风流。

有人说现在的网文正在走下坡路,于各类新媒体的滚滚大潮中艰难生存,逐渐被侵占着生存空间。而我希望网文从业者能因此产生更多的思考和自我提升。好故事自有其生命力和出路,更多的好故事会开拓出一片新天地。文学的开端不可追溯,而魅力源远流长。

吉祥夜

●深入采访,为新书积累素材

●不再熬夜,体验生活

特殊的2020已经结束了,那些洒落在我们心里的投影仍然尚有余悸,新的一年,希望时间的车轮早日驶入正常的轨道,希望我们的生活早日恢复正常。

作为一个网络作者,会继续书写时代的故事,用文字记录大时代的变迁和辉煌,不负文艺工作者的使命。网络文学走到今天,已不是当年蹒跚学步的拓荒时期,越来越多成熟的作者和作品不断涌现,在此,祝愿网络文学越来越好,多出精品,多出经典,实现网络文学经典化。

新作品仍然聚焦现实题材,因为去年疫情的缘故调研中断,今年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继续调研,深入采访,为新书积累素材,同时,也希望可以与好友一起完成之前定好却不能实施的旅行计划,体验生活,讨论创作。希望新的一年自己的生活更加规律,不熬夜,不拖稿,多健身,做只勤奋而健康的小蜜蜂。

琴律

●完稿长篇,再写短篇

●开展专职“吃货“计划,见见同“宅“老友

2020年的记忆,是尖刀刻在脑海中的,再好的疤痕药膏都涂抹不去。喜怒哀乐的故事层出不穷,的确提供了上好的故事脚本。悲壮、哀痛、温暖与热血交织融汇,即便有诸多不愿回忆的时刻,也在努力记录着点滴温暖,身为被保护在羽翼之下的文字工作者,理应做点什么。

好在疫情得到控制,网络文学在经历2020惊涛骇浪的波折后,也确定了未来的发展方向。2020年因为学习和会议,还是匆匆忙忙走了几个城市,回到北京后,疫情有小区域的复发,为了不增添流动人口数量,取消了2021年初出行计划,或许会初次体验一个人在北京吃年夜饺子。

长篇小说《我做神医那些年》会在2021完稿,除此之外,还想再写一个短篇小说,正在构思中。倘若完稿时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作为专职“吃货”很想去几个城市吃一吃,比如武汉的三鲜豆皮、广东叉烧、湖南的小炒肉、四川的串串、贵州的酸汤鱼、新疆的烤包子……美食是重要的,见见各地与我同“宅”的老友也是重要的!

我们常说“以后”,现在觉得这个词太遥远,那就说到这里,期望我能实现上述计划,更望大家一切都好。

(四川作家网 虞婧)